我的报装报修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创意厨房 >

下辈子不当设计师 —— 工业设计大师迪特•拉姆

你是怎么走入设计师行当的?你接受过何种训练?


迪特·拉姆斯:1947年,我开始在威斯巴登艺术学院(Wiesbaden School of Art)学习建筑。当时我对室内设计感兴趣,但一直把重心放在建筑上。毕业后,我加入了德国Apel建筑公司。那时Apel与SOM建筑设计事务所(Skidmore, Owings & Merrill)有合作,我因此了解到了美国的建筑业现状。时值战后,非常有意思,德国仿佛迎来了全新开始。
 
606万用置物柜系统,迪特•拉姆斯为Vitsœ家具制造商设计
Airside设计网站
   
有一天,某同事看到了博朗电器(Braun)招聘建筑师的广告。他说,‘不如你给他们发个邮件?兴许就被录用了呢。’当时我兴趣缺缺,但他坚持要我去,于是我就写了邮件。后来,到了1956年,我进一步参与到公司的工业设计之中。虽然效力于博朗等企业,但我从未与建筑失去联系。
 

你能谈谈建筑对你的作品有什么影响吗?

 
迪特·拉姆斯:当然,建筑确实有所影响。尤其是被法西斯分子驱逐到美国的建筑师们:密斯·凡德罗(Mies van der Rohe)、瓦尔特·格罗皮乌斯(Walter Gropius),他们的作品深深影响着我。从当时到现在,他们的作品在我眼中都是出类拔萃的,在芝加哥,在纽约。
 
但建筑于我还有其他方面的影响,比如流程方法。Apel和SOM的首席建筑师会仔细研究每一个细节,事先把所有事宜搞清楚。在我进入工业设计领域后,这种做法对我影响很大。在工业设计领域,一切与生产相关的事宜都必须利用模型和样板提前确认好,包括不同部分的所有细节。然后才能进入生产阶段。你必须提前仔细思考设计的内容与方法,因为对建筑与工业设计而言,事后更改的成本比事先做好充分准备的成本要高得多。所以,我从建筑中学到了很多。
 
这个世界到处充斥着多余之物。我甚至觉得这种做法很不人道。

你的设计理念是什么?

 
迪特·拉姆斯:我始终追求可持续发展。意思就是开发耐用产品,不会过早老化、也不会过时的产品。能够保持中性,历久不衰。我把自己的理念总结为10点,没想到现在的人,尤其是学生,居然还能受用。我没打算让这10点永远一成不变传承下去,而是应当随着时间而改变。但显然,过去这50年并未发生大变革。所以即便在今天,这些理念仍然适用。
TS45控制器,TG60卷到卷磁带录音机,L450超薄喇叭,迪特•拉姆斯为博朗电器公司设计

你能说说这10点吗?

 
迪特·拉姆斯:好的设计是创新的。好的设计必须实用。好的设计是唯美的。好的设计使产品简单易懂。好的设计是诚实的。好的设计不唐突。好的设计经久不衰。好的设计能在每一处细节上保持一致性。好的设计是环保的。最后,好的设计是做减法的设计。
 

过去10年设计发生了什么变化?

 
迪特·拉姆斯:今时今日最困扰我的一点,尤其是在媒体界,是设计总被视为一种“生活方式上的资产”。我看不惯不少产品在生产和推广过程中的随意性和欠考虑。我们制造出了太多不必要的东西,这不仅体现在消费品行业,还包括建筑业和广告业。这个世界到处充斥着多余之物。我甚至觉得这种做法很不人道。现状就是这样。但事实上,这个问题一直都存在。  
我没打算让这10点设计理念永远一成不变传承下去。
 
从浪费的角度出发,我们必须换个方式处理资源。我们必须戒掉用完即弃的习惯。很多东西可以、也必须更持久。它们必须在设计上保证可循环再用。我们必须保护好环境,除了个人环境,还包括我们居住的城市和拥有的资源。这就是设计的未来,给予这些基本元素多一份的关怀。否则,我不确定地球的未来会是怎样。因此,设计师必须承担起这一责任。为此,我们也需要政府的更多支持。我们需要政治支持,才能解决环境难题和城市规划难题。作为设计师,我们不应为自己、而要为了社区而战。而社区需要支持,不仅是为了实现民主互动,更为了过上民主生活。
 
这是我很早就明白的道理。借着马歇尔计划的契机,德国乌尔姆设计学院(Ulm School)在美国的帮助下成立,作为包豪斯大学(Bauhaus)的后继者。当初成立的目的是为了借设计之手推动人类更为民主的互动交流。时至今日,我仍觉得这一理念非常有意思、有意义,今天的我们需要重新把它找回来。
2009年,Vitsœ家具与博朗电子产品在伦敦设计博物馆内展出
   

假如现在让你设计一台电脑,你会如何设计?

 
迪特·拉姆斯:大概会是苹果产品的模样。在杂志里和网络上,经常有人把苹果的产品比拟为我设计的作品,比如1965年或1955年的半导体收音机。从审美角度讲,我认为他们的设计特别出彩。我不觉得这是一种模仿。我把它视为一种恭维。
 

看到设计拙劣的东西,你会作何反应?

 
迪特·拉姆斯:气愤。最让我恼火的是现代的恶俗产物。旧时代的东西还好,毕竟是过去了。但对于至今仍充斥这个世界的粗劣、虚假作品,我是一肚子火。多余、虚伪、不实诚的产品,这些最让我来气。
 
当然,我还不满设计在环境领域里的缺失。举个例子,我认为太阳能技术必须进一步融入到新型建筑中。未来,我们需要可再生能源,而它首先必须融入现有建筑中,其次必须在新建筑中得到清晰表达。我们只是这座星球的过客,必须努力使它在未来保持健康状态。
  创新必须源于内部,进而影响外部。
 

你能否从新技术角度出发,谈谈设计流程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 
迪特·拉姆斯:我一直相信新兴技术——举个例子,我在10条设计原则中的第一条提到,创新很重要。我的意思是,技术创新将推动人类前进,而非外观的创新。创新必须源于内部,进而影响外部。这就是我理解的创新。
 
因此,新技术是极其重要的。我们绝不能谴责或厌恶新技术。我们必须与新技术共存。但请不要浪费或滥用它们,自相残杀。反之应该利用它们改善地球生活。我也不知道,可能10年、20年后,我们甚至会为了地球水资源不够用、又或者是浪费了仅存资源而争执。届时,我们将面临不同的挑战和重点,唯有新技术才能帮助我们渡过难关。

除了以上话题,你还有什么想谈的吗?


迪特·拉姆斯:嗯,我在设计界已经不太活跃了。我要做的事情不多,主要集中在家具领域,因为有些承诺必须完成。但我非常关注设计现状,也希望未来我们能更自觉地处理与周围环境的关系。我真心希望如此,因为我相信,这么做有助于促进人类的和平共存。所以,假如重来一遍,我决不当设计师。因为我相信,在未来世界里,物质不再是重点,关怀人类生活的环境和方式才是最重要的。(转载)

乐百家网页版地址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

乐百家网页版地址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